蔚小司Tsukasa

虽有王命不能留其行

【钟桐】万鬼桐行(1)

开头槽一槽

我学的是中医,中医是以道家学说为基础的,可以说是和钟老板一个派系的吧【可把我牛逼坏了,叉会腰

【其实是并没有什么意义的吐槽】

说回正经的……幽桐有私设,是19岁到20岁之间的事情。

钟老板也有私设

ok?


两个人第一次相见是在黑门刚出现不久之后的一个日暮,彼时幽桐刚收起自己的锋芒,但是眼中的冰霜还未完全消亡。而钟函谷却是刚找到弟弟的喜悦,一直不认真的气质倒是染上了不少人气。

幽桐考上大学,却在黑门事件中失去了母亲,虽然他曾经对他母亲毫无爱意,可是却不得不在他母亲为他挡住致命伤害时柔软下了自己叛逆的心。在这一个假期里天天日夜反复,在偌大的却只剩下一个人的房子里思考着,最终放下了对母亲的心结,来到她的墓前放下带着水珠的白色菊花。

钟函谷就是在这里见到幽桐的。

他经常会在有新的墓葬后来到东方古街的墓园,运气好的话能得到一些平和的灵魂,毕竟新鲜尸体大多来路不明,怨气极重。他需要新鲜的灵魂,但也需要一些温和的气息,毕竟弟弟刚恢复过来,不能用药过猛。

钟函谷没想到太阳快西下了还有人在墓园里,正常人不会在阴气上升的时候还来祭拜,但是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自由,他无心去干涉,世间复杂的事情多着,没办法一件件细敲慢琢。

他感觉到那里有个灵魂,黑门事件后墓园中就多了很多墓葬,毕竟这次事件伤及的人员一点都不少,而以后也只会更多,这帮了钟函谷一个大忙,不然在和平年代,要找到这么多灵魂可一点都不容易。

在墓前的男生看着也就18,9岁,从墓前站起来离开的时候和钟函谷擦肩而过还对他微笑了一下,可是眼中却还未收敛起习惯性的敌意,在叛逆期遭遇丧亲的少年吗。

钟函谷走到那个墓前,上面飘浮着一个美丽的女人的灵魂,看着五官和刚刚的少年有七八分相似,少年完美的继承了他母亲的美貌,让身为男人的钟函谷也不得不感叹一下。

“以前是我做得太过了。”

“我想着我能一直看着他,他的所有困难我都能帮他挡住,只要他在成才的道路上顺风顺水的走过去。”

“可是他的感受我却没有想过,即使他踢翻了路两旁的围栏,我也没想过是我有什么错误,只是不甘心自己的艺术品脱离了我的掌控。”

“我真傻,为什么以前会觉得让他足够优秀,布朗就会重新看着我呢。终归我就只是一个他喜欢上的精美艺术品,我却也想把我的儿子打造成一个精美艺术品。”

“我可以跟你走,只是以后都不能再护着他了,你能帮我稍微照看一下他吗。”

钟函谷听着女人碎碎念完,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定,只是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毕竟就算他不答应,这个灵魂也没有拒绝他的权利。

只是那个男生……精美的艺术品吗,在他看来,他外在被精雕细琢,灵魂却是一片狼藉。

钟函谷第二次见到幽桐,是在他自己的万葬屋里,他上来就温和有礼的报上了名字,虽然这个名字在之前那位女性嘴里已经听到过了。

才过了一个月,这个人的眼神就已经磨圆成这样了,虽然灵魂还是破损不堪,却在破损的地方围上了围栏,温柔而疏离的防止别人触碰。

“听闻你可以让人见到死去的人,我……有些话想和她说。”

钟函谷手指绕着自己暗红色的发尾,看着面前温和的少年,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这个可不容易,你有什么吸引我的报酬吗?”

“嗯……您需要灵魂是吗。”

钟函谷挑眉。

“我是神器使,如果我战死了,灵魂您就拿去吧。”

幽桐微笑着说。

【就算你不给我,你以为我就拿不到了吗。】

钟函谷很想这么说,可是最终却没有说出口,没有必要用这种话语来显示自己的能力,他也并不想做一个不通人情的恶人。

而且他手边的瓶子已经快要抑制不住破封而出了。

“行吧。”钟函谷揭下瓶子的封印,因为之前存下来的灵魂不少,还未用到幽桐母亲的灵魂,可能也是命运的安排吧。

单是放出灵魂幽桐也并看不到,钟函谷走到幽桐面前,低下头与他额头抵着额头,轻声说闭上眼睛。幽桐依言闭眼,呼吸轻轻地打在钟函谷的面颊上,鬼使神差地,钟函谷轻吻了一下他的唇。

钟函谷识相的进了里屋,把外面的空间留给了他们。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心想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的占了人家的便宜。

干嘛像个怀春少女一样。顺便还骂了自己一句。

这样残破但是却又熠熠生辉的灵魂,真是有意思。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而自己能看见,就像一个小孩偷藏了金子一样暗自兴奋。

不知道过了多久,钟函谷里屋的门被敲响,他从摇椅上起身,顺手拿起果盘里的苹果,走过去开门。

站在门口的幽桐眼角泛着微红,跟他道谢。看出怎么回事的钟函谷没有点破,只是把苹果递给了他,幽桐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钟函谷说:“送给你的。”

幽桐点点头,对他说谢谢。垂下的眼帘盖住温柔的笑意。

“对了,顺便和你说一句,以后你来了可能也不会见到你想见的人了。”

幽桐拿着苹果和钟函谷一起走到门口,母亲的灵魂已经回到瓶子里了。

“没关系,这是她的选择。”

“况且,我也要向前走了。”

幽桐笑着和钟函谷道别。

钟函谷看着重新回归一人的万葬屋,从柜台后面的果盘里拿出一个苹果,放在了装有幽桐母亲灵魂的瓶子前。

——苹果是给为了爱而选择牺牲的人的奖励。*

tbc

*出自《回转企鹅罐》

可能没有别的大佬写得好,但是我真的想看他们两个qwq

评论(9)
热度(98)

© 蔚小司Tsuk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