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司Tsukasa

虽有王命不能留其行

【钟桐】万鬼桐行(4)

第二天两人约在钟函谷的店里相见,钟函谷给幽桐体内的女鬼解开封印,为了沿袭之前的传统,他还是亲了幽桐。

“所以到底在哪里呢。”

他们先是在钟函谷店里找了一圈,却什么也没有找到。两个人只能去东方古街逛,却也没有任何反应。

“饿了吗?”钟函谷问。

“嗯……有点。”

早餐是幽桐带过来的,吃的不算晚,走了这么多路,到这个时候正常也该饿了。

“带你去一个地方吃吧。”钟函谷想了一下,露出一个愉悦的坏笑,领着幽桐往雯梓的棋馆走去。

“你不仅蹭饭,还带人蹭饭?”

美女大当家双手交叉一脸“你真特么不要脸。”

“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幽桐冲雯梓鞠了个躬,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不不不,我没有怪你。”雯梓赶紧挥挥手“我跟他开玩笑呢。”

“老熟人了,不用和她客气的。”钟函谷接过旁边人送上来的菜,摆上桌子。

“哦……”幽桐左右打量着两个人,眼里参杂了复杂的情绪。

“幽桐你试试这个。”

三个人坐上桌,钟函谷给幽桐夹了一块蜜汁叉烧:“她们用荔枝木烧的,你吃过荔枝吗?夏天过来尝尝吧。”

“钟函谷,这是我家。”= =#

“哦,抱歉。”钟函谷认真的道了个歉“夏天我拿了带点给你吃。”

日哦……

雯梓翻了个白眼。

这是啥?秀恩爱?

雯梓用眼神疯狂暗示。

钟函谷回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幽桐:^_^???

“所以这就是你最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原因?”两个人要走的时候,雯梓把钟函谷拉到一旁问。

“对啊。”钟函谷看了一眼站在桌边打量棋局的幽桐,挑起一个笑容“不过八字还没一撇,你别乱搞事啊。”

“怎么会。不过你年龄这么大,居然想吃小鲜肉?啧啧啧,人性的泯灭,道德的沦丧啊。”

“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人总是会被某个特别的人吸引的,和年龄身份性别无关。”

“感觉旦那和雯梓小姐的感情很好呢。”

两个人离开雯梓的棋馆,踏上去高校学院的路途。

“嗯,看着她长大的。”

幽桐想了一下,礼貌地问:“冒昧的问一下,旦那多大了?”

“对我不用这么客气,笑得太假了。”钟函谷走在幽桐左边,右手戳了一下他的脸颊“三百多岁,你信吗?”

幽桐露出惊讶的表情,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如果是旦那的话,我就信吧。”

“是真的。”钟函谷收回手“我不会骗你的。”

“真的啊,真是荣幸呢。”幽桐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那旦那看我不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

“是,但是又不是。”钟函谷说“和我比可能是,但是实际意义上来说,你已经成年了,你多少岁了?”

“19,快20了。”幽桐回答。

“那就对了,不用想我比你大多少,因为独来独往的日月都是无意义的。”

其来其往,唯独我耳。*

“好像很深奥的样子。”幽桐笑了一下,似乎已经接受了钟函谷的年龄问题。

最后两个人找了三天,跑了东方古街,高校学院和中央城区都没有找到女鬼想要找的梳子。本来幽桐是不急的,他正在放假,钟函谷更是不急,只是少开几天店而已,别人的进货送货都可以通知虎彻,让他办了就好了。

今天中央庭突然呼叫幽桐,希望他和奥露西亚处理一下中央城区地下铁的黑门怪物。

“奥露西亚正好也在中央城区,你们离得近,一起去处理一下吧,辛苦了。”

“收到。”

幽桐挂断战术终端,对钟函谷露出个抱歉的微笑:“旦那先去咖啡厅等我一下好吗?”

“我和你一起去吧,虽然不隶属于中央庭,可是我也是神器使啊。”

幽桐听完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表情挺好的。”钟函谷戳了一下幽桐的脸颊。“雯梓也是,你没发现吗。”

“这个……好像有感觉到。”幽桐回想了一下,棋馆那里的幻力好像也特别强。

“不过我有收敛幻力,你感觉不到也正常。”

钟函谷和幽桐飞快的赶向地铁入口,人群已经疏散得差不多了,进去后看到奥露西亚显眼的红丝带,奥露西亚还有余力回头和幽桐打招呼:“哈喽~小幽桐。诶~旁边的帅哥是谁呀,没见过呢~”

钟函谷皱了皱眉,没有回答。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吧,奥露西亚小姐。”幽桐苦笑一下,召出甘狄拔,右手持弓,左手拉弦,光箭飞快的洞穿脱离了奥露西亚丝带的怪物。

幽桐拉弦的动作和他拉小提琴的时候一样优雅,但是却又带着一丝凌冽。就像他的人一样,温柔的外表下却有被他小心翼翼藏起来的冰锋。

而钟函谷所做的,就是用时间和相处来融化他们。

tbc

今天在后面槽一槽一个很毁气氛的hhh

*《宝命全形论》里有一句“道无鬼神,独来独往。”听起来很帅,古文注释也很帅:“所谓神者,神在吾道,无谓鬼神。既无鬼神,则其来其往,唯独我耳。”

然而我知道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么帅气,一看现代文解释,果然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针灸治病的道理是客观存在的,并不存在鬼神的问题,若能掌握其规律,就能运用自如,得心应手。

哼,啊ho噶.jpg

评论(2)
热度(59)

© 蔚小司Tsuk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