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司Tsukasa

虽有王命不能留其行

【百日周王/第97天】时间旅行(上)

守望先锋paro

没玩过没关系,大背景就是智能机械和人类有矛盾,王杰希是一个叫守望先锋的特工组织里的高级特工。

1.
王杰希,前英国皇家飞行员,现守望先锋核心成员,表示现在自己很懵逼。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在直布罗陀海峡测试守望先锋新型战斗机的时候会突然眼前一亮来到了美国的66号公路???

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点是我从白天的直布罗陀海峡来到了夜晚的66号公路。

这是啥?这已经不仅仅是时空跳跃了,这简直就是时间跳跃。

四次元监视着我们的生物终于行动了吗。

王杰希淡定的按下了座椅弹跳装置,从插在黄土山壁的飞机中弹了出来,在飞机爆炸之前脱离。

他跳出来之后在空中按出降落伞,在落地后取下来丢到一旁。做好一切后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抬头打量自己刚刚还驾驶着的战机,评估了一下,似乎没有要爆炸的倾向,应该只是撞击后发动机烧了,庆幸的是油箱没有爆。

转头打量周围,不出所料的感受到了周围很多阴影后面藏了人,黑暗隐藏了他们的气息,可是作为接受了严格守望先锋训练的王杰希来说,这些仅仅是小混混级别的隐藏简直是等同于没有。

啧,因为是试飞行动,所以没有带自己的脉冲双枪。

王杰希还在思考要怎么办的时候,从一辆废弃汽车后面就踉踉跄跄的跌出一个年轻人,一看就是被推出来探明情况的。

年轻人穿着灰扑扑的牛仔服,还戴着一顶看着像是继承了老父亲的上了年纪的牛仔帽,他按着牛仔帽往后推了一下露出眼睛,抬头看着王杰希。

小伙子挺帅的,王杰希心想。

“你,是哪里来的。”年轻人看着也就15,6岁,声音应该也是刚过变声期,沙沙的听不清本音。

“嗯……”要从哪里说起啊,毕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这里。“我从遥远的东土大唐而来。”

“……”

2.

其实是个隐藏谐星的王杰希先生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就眼前一花,等眼睛重新聚焦之后看到的就是和自己面对面站着,鼻尖距离不超过20厘米的叶修,他叼着的烟都快戳到王杰希脸上了。

“嗯?”王杰希哼出个疑惑的鼻音。

叶修嘴里叼着的烟都快掉下来了,睁大眼睛震惊的说:“嗯什么嗯,我才想嗯,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王杰希往后退了一步,刚想开口说话,身边的光影已经开始扭曲,话还没说出口人就已经不见了。

叶修把快要掉下来的烟拿下,喃喃自语道:“毕竟你已经失踪三个了……”

3.
过于频繁的时间跳跃是有后遗症的,这次王杰希直接是刚出现就已经晕倒了,身体直接往前载倒在一个年轻人身上。

“噗——”年轻人——我们都知道他就是周泽楷——本来只是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呆,结果突然就听到自己房间里有衣服摩擦的声音,接着就被一个人直接砸中肚子。

周泽楷缓了一下才终于从又想呕吐又痛的感觉中缓过来,压在头下的双手抽了出来,把压在自己肚子上的人翻了个身,借着房间里昏黄的灯光打量了一下,居然是两天前那个撞在他们酒吧门口山壁上的飞机的飞行员。

王杰希在被翻过身之后就慢慢清醒,晃了晃头,眼睛对焦,看到的是在昏暗房间里的漂亮年轻人,嗯,眼熟,就是几分钟前他看到的那个人。

“这里是……”王杰希问。

周泽楷歪了歪头,想了一下说:“西天……?”

王杰希:“……”

4.
“这里是我的房间。”周泽楷把窗边的椅子拉过来,王杰希坐上去之后椅子嘎啦的响了一声,木架子已经有点不稳了。周泽楷有点担心的看了一眼椅子,王杰希说了声没关系。

周泽楷坐在床上和王杰希面对面,但是却没说话,王杰希等不来他的话头也不尴尬,平和地先自报家门:“王杰希,前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现在在守望先锋工作。”

“周泽楷,无业。”周泽楷回答,同时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嗯……我也不清楚。”王杰希皱眉“我本来是在直布罗陀海峡测试飞机的,可是,突然就来到这里了,这里是66号公路吧。”

“嗯。”周泽楷表示肯定“飞机……是突然出现的。”

“是怎样的情况。”

周泽楷歪头想了一下,确认说:“我看见了。”

两天前,我在外面发呆,飞机突然出现在空中。”

“两天前……?”王杰希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和自己几分钟之前一样,都是黑夜,没有什么不同。寻找了一下月亮,发现是满月。

几分钟之前的天空,月亮是怎样的呢?

5.
第四次的跳跃王杰希已经能快速的找到状态了,这次他又回到了守望先锋在直布罗陀的基地。他打量了一下周围,和上次自己出现的地方一样,都是在他起飞的地方。

他跑了起来,如果他没想错的话,这里的时间应该和自己所真实度过的时间不一样。而他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守望先锋不可能什么都没有作为,而最可能改变他现状的就是肖时钦。

还好从停机坪跑到肖时钦的实验室并不远,也庆幸现在似乎是凌晨四五点,还没有人走动,不然如果遇到人拉住他,还要耽误时间。

毕竟他的时间现在似乎很宝贵。

他跑到肖时钦的实验室,果不其然肖时钦没有开启休息模式,自动门直接打开了。

“肖时钦。”王杰希气息平稳,这点路跑过来还不够他热身的。

肖时钦听到声音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听到有人叫他还是习惯性的转身了,“谁啊……啊啊啊啊——”

“冷静。”

“怎么冷静???”肖时钦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上下左右地摸了摸王杰希,甚至还撑开他的眼皮看了看他的眼睛。

“我们找了这么久都还没找到你,结果你自己突然就出现了!之前叶修说他看到你了我们还不信。”

“我觉得我的时间可能不多……”王杰希知道好友这是对自己的关心,也没有拍开他的手,“离我失踪过了多久?”

“五个月了吧。”

“果然……”王杰希说,“我觉得,我可能不止是空间跳跃,而是时间跳跃,你们在这个时间线找我是没有用的。”

“什么?”肖时钦震惊了一下,还搭在王杰希肩膀上的手突然就下坠了,王杰希也有了要跳跃之前感觉,他只能快速的说了一句,“飞机!飞机在66号公路!”

6.
王杰希第三次来到66号公路,距离他上一次感觉也就过了十分钟多一点。

这次来到66号公路是在黄昏,深红色的太阳在水平线,马路上蒸腾起来的热气扭曲了光线,和吹起的黄沙融合的光景带着一点西部牛仔的风味。

“It's high noon.*”

王杰希看到他的正前方,一个少年伸直左手,对着太阳比了个枪指,嘴里念着经典的西部牛仔台词,修长的身形被落霞拉出个长长的影子。

“现在可不是high noon。”王杰希在后面念了一句,前面的少年被吓了一跳,很急地转过身,看清人是谁之后松了口气。

“怎么,看到我很失望?”

周泽楷摇摇头:“我以为你很快就出现,可是已经过了一周了,你才出现。”

“你很期待?”

“嗯。你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很神奇。”周泽楷走了过来,王杰希才看清楚藏在影子里面的周泽楷的右手被打了石膏吊在胸前。

“手受伤了?”

“嗯。”周泽楷走到王杰希身旁指了指他们的左手边,有个小屋子,两个人走到屋子前的长椅坐下。“前天有一群智械想过来抢我们的物资。”

“然后你被打了?”王杰希碰了碰周泽楷的石膏,不知道里面有多严重。

“我开枪了。”周泽楷冷冷地说。

王杰希戳着的手停了下来。

“这是我第一次拿左轮,手腕骨折了。”周泽楷说“打中了,可是被另一个智械打断了手。”

“你认为人类和智能机械不能和平相处吗。”

周泽楷转过头看着王杰希,和平时平淡的样子不同,这次他的眼神染上了一丝冰霜。

“四年前,智能机械向人类发起攻击,摧毁了人类多少的家园,他们……杀了我的父母。”

四年前……王杰希想,对他来说,智械危机爆发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三年前智械危机结束,各国关闭了智械中心,人类与智械的首次战争持续了七年,现在留着的智械都是被评定为无害,而在周泽楷的这个时间段,正是他作为守望先锋成员最为活跃的时候。

“小周,我很抱歉。”王杰希说。

周泽楷盯着他,他也直面周泽楷,他知道了他现在所在的时间点,便知道了在周泽楷的这个时间里,自己该是怎么想的,毕竟如果他以一个过来人的姿态和这个男生交流,那他们便一开始就不平等。

“我……在那个时候,也讨厌着智械。”

“所以我不会对你的想法做过多的评价,因为人总是要这么过来的,别人说再多,也抵不过自己的经历。”

周泽楷听完王杰希的话之后有点疑惑,有点想不懂他想表达的到底是什么。

“我不懂。”

“就比如说我吧,有一次我在尼泊尔执行任务的时候,因为智械的攻击受了重伤,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尼泊尔雪山上的一个寺庙中,身上的伤都包扎好了,旁边放着一封信,上面写着,我们是在尼泊尔修行的智械僧人,在下山的途中遇见了您,便自作主张的把您带了回来,如若您也是不喜欢智械的人士,你可以在房间中静养,我们不会打扰您,伤好了顺着门口的道路便能下山了。顺带一提,您的衣服已经洗好了,放在橱柜里,保温壶中有热汤热菜。

那些热汤热菜是有味道的,虽然有点清淡,但是一群不需要吃饭,没有味觉的智械,居然专门为了人类准备了汤菜。

“在那里我见到修行的智械,同时还有人类的僧人。然后在和人类僧人的交谈中我才察觉到,其实问题的根本并不是智械亦或者人类,而是……”

王杰希还没有说完,周泽楷便看着前方的光影扭曲,那个不速之客就有一次不见了。

“问题的根本……是什么,你倒是说清楚再走啊。”

7.
“好累啊……”

在再一次出现在守望先锋的时候,王杰希看到肖时钦实验室的床,原本非常礼貌有队长风范的王杰希都直接往后倒瘫在床上。

明明对他来说好像只过了一个多小时,可是频繁的跳跃带来的疲惫却是别人没发理解的。

“王、王队?!”肖时钦本来是在捣鼓着各种实验品的,可是突然听到隔壁自己的休息室有响声跑过来,就看到之前再次消失了一个多月的王杰希。

“啊,对不起,我实在是太累了。”王杰希瘫在床上,不过把自己刚刚狂放的姿势收敛了一下。

“这次有什么线索吗?”肖时钦问。

“嗯……我好像去到了六年前的66号公路了。我在那里出现的时间间隔似乎是,第一次两天,第二次一周。”

“时间在拉长啊……”肖时钦想了一下“你在这边消失的时间倒是在缩短,离上次你出现刚过了一个多月。”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很有可能最后两条时间线可以重合。”王杰希眼睛合了一半“我在两边停留的时间似乎也都在延长。我这次在那边停留了半个小时呢。”

“可是不对啊……那边的时间似乎要更慢。”肖时钦托着下巴想了一下。

“话说肖时钦,这不像你啊,这么久都还没想到办法?不是还有叶修喻文州和张新杰吗,我在守望先锋就这么没有地位?”

“这、这个……这半年来出了很多事情啊,智械似乎……又蠢蠢欲动了,最近的任务急剧增多。我本来上次听你的已经派人去66号公路找了,可是66号公路这么长,现在人手不够进度实在是有点慢啊。你有没有准确一点的位置啊?”

王杰希愣了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想了一下:“你去找一下……66号公路有没有一个很厉害的枪手,带着牛仔帽,用……左轮手枪的。”

说完王杰希站了起来,挥挥手说:“我好累,我感觉这次应该也可以在这里停半个小时左右,我先回房间休息一下,我的房间还在吧?”

“嗯,还在。”看着王杰希走出去了,肖时钦走回到自己的操作台,把刚刚王杰希说的事情记了下来,想着要不要通知叶修王杰希回来了。可是看到他刚刚疲惫的样子,还是决定不说了,毕竟时间加速器他们讨论已经有雏形了,他们所讨论的,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当时导致这场事故的飞机,别的事情,关于时间线的问题,只能先暂时放一边了。

王杰希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的还是和自己试飞当天没有什么改变,而且灰尘也不多,看来是联盟里的人有帮自己收拾过。他走到自己专用收集武器的隔间里,从里面找出了一把崭新的左轮手枪。这是当时他们试验每个人合适武器时候留下来的,他最后并没有选择这种射速过慢的武器,因为这跟不上自己高节奏变换奇特的身法。

虽然已经很累了,可是他还是打开了台灯,拿出自己修理武器的工具盒,给这把左轮手枪做起了改造。等到终于改造完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居然还没有时间跳跃。他又走到隔间,拿出自己的脉冲双枪,换上了平时自己战斗所穿的紧身衣,在外面套上皮夹克,把脉冲双枪插在枪袋里,拿了个枪套套上左轮手枪别在腰前,躺到床上。

谨慎一点还是好的,毕竟那个年代,可是智械危机白热化的阶段。

8.
王杰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似乎有一点眼熟,虽然是在黑夜中,可是正是因为在黑夜中所以才眼熟。

躺在床上感知了一下周围,在发现没人之后才慢慢坐起来,在他坐起来之后门就被推开了,周泽楷拿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

“嗨,好久不见。大概多久了?”

王杰希看了一眼周泽楷的手,都已经好了,看来不是几个星期这么短的时间。

“三个月。”

“你还肯收留我真是太好了。”

周泽楷把袋子递给王杰希,王杰希接住打开,发现是一个三明治套餐。

“反正你很快就会消失,伤害不了我。”周泽楷走到自己的桌子前,拿起手里的东西开始做了起来。

王杰希打开三明治的包装,是酒吧里自己做的三明治,出品并没有多好,可是对许久没有进食的王杰希来说聊胜于无。

“我睡了多久了。”

周泽楷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甚至连抖都没抖一下:“两个小时。”

“嗯……”王杰希三两下解决了手里的三明治,拿出袋子里的咖啡喝了一口,居然是咖啡豆磨的,还不错。

不知道这次会停留多久,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王杰希站了起来,走到周泽楷后面,发现他正在擦一把拆解开的左轮手枪。

“上次那把?”

“嗯。”

王杰希没有上手去动,只借着不算明亮的灯光打量着配件。已经挺老旧的一把枪了,可以看出在之前保养得也不怎么好,不知道是使用者送给这个小伙子了还是这个小伙子偷偷拿回来的。

“你之后有用过吗?”王杰希问。

“没有。”周泽楷停下擦拭,开始组装了起来,虽然组装得很熟练,不过一看就不是专业人员。“它太大声了,而且我用不好。”

“可是一个合格的牛仔怎么能不用左轮呢。”王杰希说“我来教你。”

周泽楷转过头看着王杰希,然后视线转向他别在腰间的那把一看就是高级货的左轮。

“出师之后送给你,算是你收留我的谢礼。”

王杰希刚睡了不知道多久,虽然现在是晚上了却感觉精神奕奕,周泽楷领着他在出了他的家门。周泽楷的家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山崖旁边的酒吧后面,他说他是被酒吧老板收留的,在酒吧里打工。

“有没有人比较少的地方?”王杰希问“枪声在你们这里也挺敏感的吧。”

“嗯……”周泽楷歪头想了想“太远。”

“那走不走?”

“走。”

周泽楷没有什么犹豫,给停在门口的上了年头的哈雷摩托加满油,伴着发动机的啸鸣,两个人消失在66号公路的水平线。

tbc

评论
热度(21)

© 蔚小司Tsuk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