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司Tsukasa

虽有王命不能留其行

【鸟取健一×泷谷源治】MY DOG,MY BOY

+因为鸟取健一和鸟饲诚一老是容易看错,所以文里都称为杜立德


+我觉得我笔下的源治好单蠢,如果觉得OOC不要打我


+最近吃了好多玻璃渣,我要贯彻我傻白甜的文风!


+让我们认真的谈个恋爱。


ok?



杜立德第一次见到泷谷源治,是在他总是遛狗的公园里。


那时候他的助手多岛明日香还没来卖身治马,所以兽医院里的狗狗们都由我们的杜立德医生来遛。


虽然杜立德身高体型都比多岛明日香一个小女生高大的多,但是奈何医院里的大狗也不是一般的多,即使分两次来遛,依然被其中的大狗拉着走,不知道是他遛狗还是狗遛他。


不过嘴上十分毒舌且拜金的杜立德医生对小动物却是有着无限的包容,所以他并没有觉得遛狗有多麻烦。


今天,我们的杜立德医生一如既往安定地遛着狗,狗狗们也一如既往地拉着他跑,杜立德无奈的一手插着裤袋一手拉着狗绳跟着他们走。


走着走着狗狗们却停了下来,纷纷停在了一个长凳边,哈哈地蹲在地上吐着舌头。杜立德就看到了泷谷源治。


黑发的少年穿着黑色的校服黑色的校裤,校裤边还挂着一串裤链,一看就是不良少年。


只是这个原本满脸拽拽表情的不良少年在看到围在他身边的狗狗们后露出了笑容,非常阳光的笑容,嗯……就像看到了同类。


人形犬。杜立德对第一次见面的不良少年下了这个定义。


虽然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


泷谷源治开心的在坐在那里逗着狗,完全没注意到狗狗们的主人。杜立德也没在意,反正也不碍他什么事,正巧他也遛累了,就顺势的坐到了长凳的另一边。


泷谷源治看到突然坐下来的男人吓了一跳,看到对方手中握着的狗绳,才后知后觉这些狗狗都是有主人的,他马上弹了起来僵硬的站在那里,猛地弯下了腰鞠躬说:“对不起,没有看到这些狗是有主人的。”


杜立德好笑的看着像炸了毛的猫咪一样的少年,亏他刚刚还觉得他是犬系的。正常人这个时候估计会回答【没关系】,可是杜立德并不是正常人,他天生带着不傲娇不毒舌会死属性,所以他故意曲解泷谷源治的话“是说我这个狗主人没存在感吗,真敢说啊。”


弯着腰的泷谷源治比刚刚更僵硬了,不善与人交际的他只能又再次僵硬的说“抱歉”就转身跑走了。


杜立德没想到对方这么不经逗,有点遗憾的想第一次见到单纯的人却没说上几句话。


看着也是高中生了吧,却这么单纯,像小动物一样。


杜立德嘴边勾起轻笑。


“拳哥,我好像做了很失礼的事情。”


跑回去的泷谷源治跟片桐拳讲了今天发生的事情,总是有些奇怪点子的拳哥又给源治出谋划策了。


所以第二天,泷谷源治就在那条板凳上正襟危坐,等着杜立德的出现。


而杜立德也如前一天片桐拳所预料的一样出现了。


“遛狗这种东西基本是每天都要做的,你去同一个地方蹲点总会见到面的。”


泷谷源治握了一下拳,摸出裤袋里的小本子翻到一页,站起来快步走到杜立德的面前。


杜立德其实老远就看到泷谷源治坐在那里了,在想着对方会怎么做的时候就看到他冲到了自己的面前,手里还拿着一个小本子。


泷谷源治看了眼手里的小本子,之后抬起头对着杜立德一字一句的棒读“我的名字叫泷谷源治,昨天真的对不起了,为了表达歉意,我来帮你遛狗吧。”


拳哥说,见面要先自我介绍,并且诚恳的道歉,鉴于对方遛那么多的狗,表达歉意的最好方法就是帮对方遛狗,反正源治你平时也没什么事做。


拳哥说得好有道理,按他说的做准没错。


源治在心里给拳哥点了个赞。


杜立德好笑的看着对方拿着小本子棒读,看这个本子,应该是有人帮他出谋划策吧。连这种基本的人际交往都要人教,情商果然是小动物级别的啊。不对,估计连小动物都不如,狗看到主人不开心都回去哄主人开心,而这只还要人教,真是单纯的可以。


不过和这种单纯如小动物的人相处,应该比那些虚伪的都市人好多了,起码他的心情都可以在脸上看出来,现在就可以看出他非常的紧张。


杜立德抱着遇到有趣的人形犬的满心愉悦把几根狗绳递给了泷谷源治,对他露出微笑:“我接受了,泷谷源治君。”


泷谷源治像是得到大赦一样高兴的接过了狗绳,脸上露出在杜立德眼中有点白痴的笑容。


啊,好像看到后面在摇的狗尾巴了。


-


“哦!对了!”


杜立德递给源治的几根狗绳连着的都是大型犬,导致源治被大狗拉着一直往前冲,而他则拉着几只甩着小短腿开心奔跑的小狗跟在后面。不过源治却没有任何怨言,源治本身虽然外表好像是非常酷的不良少年,却十分喜欢动物,而对人类分外忠诚的狗狗更是深得源治心,他自己家就有一只和他很像的黑色土狗,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却是小时候源治救回来后就一直养到现在的。


粗神经源治在遛了一会才想起来他还没问杜立德的名字,所以突然惊乍的出声:“还没问您的名字呢,还有是做什么的。”


杜立德再一次佩服源治的单蠢,随意的开口回答:“鸟取健一,我是个兽医。”


“兽医?!”源治惊讶的回头,思考一会认真的点点头“怪不得会带这么多狗出来遛。”


所以你认为别的什么职业的人会在这个还没下班的点拉着这么多狗在遛吗?!


“鸟取健一,鸟取、鸟取、Tottori……Doritoru!鸟取桑!你的名字和那个会听懂动物说话的杜立德好像!”


杜立德扶额,为什么他身边的人都不能好好的叫他的名字,一定得把Tottori和Doritoru弄混吗?!


不等杜立德纠结完,源治就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我小时候超喜欢杜立德的,好希望可以像杜立德那样可以听懂动物说话,这样我就可以知道一郎在想什么了。”


停了一下又补充到:“一郎是我家的狗。”之后转身问杜立德“杜立德桑,你能听懂动物说话吗?”


杜立德翻了个白眼,口气略不温和的说:“都说了不要这样叫我了。”


源治僵了一下,他觉得他又惹到杜立德了,马上又直着腰站在那里低头说:“对不起!”


杜立德看到源治这么正经的说对不起,有点无奈。忘记他是个超级单纯的笨蛋了,像和老师和花菱那样说话估计会让他误会的,其实他并没有特别排斥这个名字,只是每次都忍不住想要反驳,不过这个笨蛋估计get不到他的傲娇点。


“算了,随便你吧。”


为了不吓到这个小动物,还是哄哄他吧。源治马上又恢复了精神,激动的给他鞠了个躬:“谢谢原谅,杜立德桑!”


又看到摇着的尾巴了。


-


在这之后,泷谷源治每天都会来和杜立德一起遛狗。有时候打完架满身是伤的时候,就会坐在那条长凳,这个时候杜立德就可以通过各种细节判断出他是打赢还是打输了。


如果打赢了,就会像只等待主人回家的狗狗一样左顾右盼看杜立德来了没。如果打输了,就会略显颓废吸烟,头往后仰,露出好看的颈线。


打赢的时候,看到杜立德来了之后他就会从长凳上蹦起来,板着脸认为自己很帅气的和他打招呼:“哟,下午好,杜立德桑。”殊不知他满脸的伤痕是多么滑稽。


打输的时候,看到杜立德来了之后他会把手中的烟掐掉,然后默默的站起来。因为杜立德曾冷嘲热讽的叫他不要吸烟,所以他认为杜立德不喜欢烟,其实这只是杜立德关心他身体的一种表现,如果不是在意的人杜立德根本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甩给他。


源治打赢的时候,杜立德语气略带讽刺的说:“真有精神啊”然后把大狗的狗绳递给源治,之后两个人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源治打输的时候,杜立德语气略带讽刺的说:“真有精神啊”然后把大狗的狗绳递给源治,之后就由源治开始碎碎念今天哪里没打好,下次一定要打赢云云。


杜立德是源治除了拳哥和GPS以外,能正常对话的人。对别的人,源治一直处于交流障碍的状态。


总之两人就这么安定的遛狗,直到多岛明日香的出现。


-


那天泷谷源治又一次打输了,原本想要和杜立德吐槽的,结果等来的却是一个被狗拉得到处乱跑的女人。


“医生真是的,就算嫌我没用,也不能把我赶出来遛狗啊!还是一个人遛这么多狗!”


多岛明日香就这样被几个大狗遛着,已经熟悉的狗狗们闻到源治身上的气味后欢快的加快了脚步往源治那边跑。


源治看着今天拉着狗的是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可是听她说的话,大约也估计着他说的医生是杜立德,可是他完!全!不!会!和!女!人!打!交!道!啊!


在源治纠结的时候,狗狗们就已经把多岛明日香拉到泷谷源治面前了。多岛明日香看着眼前这个和医生差不多高的少年,而且狗狗们都围了上去,


好奇的问:“请问……你就是泷谷源治吗?”


诶?!


“你……认识我?”


“哦哦是的!听医生说每天都有一个少年帮他遛狗,比我这个没用的人有用多了。”说完,多岛明日香还露出了气愤的表情,“我只是个外行!医生太严格了啦!”


虽然多岛明日香很健气的在那里讲话,可是源治只是僵硬的站在那里听着,完全不知道接什么话好。


多岛明日香终于说完了,他看到局促的源治,好笑的拍了拍这个在他眼中很可爱的孩子的背,说:“不要紧张嘛!放松点!”


源治被拍了背之后站得更直了,僵硬的应了声:“是!”多岛明日香好笑的弯下腰笑。


源治终于放松了点,问了句:“那个,需要帮忙吗?”


“嗯?”


“帮忙遛狗。”


“啊!真的吗?!谢谢你!果然像医生说的那样是个好孩子呢!”


之后,源治就一边和明日香遛狗一边听着明日香说着医生有多腹黑的压榨客人和她,可是面对小动物的时候却非常的温柔,简直人不如动物系列。


源治想了想,杜立德平时的确非常的毒舌并且腹黑,可是他听着并没有特别讨厌的感觉,反而是自己为数不多能好好交流的人。


源治不知道的是,杜立德对他比对那些客人要好多了,大概因为杜立德把他归为小动物的一类。


“话说,这么坏的医生,对源治君的评价很高诶!说你是不可多得的真的爱动物的人,而且像小动物一样可爱。我想医生一定很喜欢你!”


喜、喜欢!


源治的脸一下子就BOOM的红炸了。


其实明日香说的喜欢根本不是源治所理解的喜欢,前面的话也有自己的脑补成分……可是在加上这些脑补成分之后,顺利的让纯情的源治的心炸成了烟花。


-


“拳、拳哥!”


“源治?你怎么了,好好说话?”


“我、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纳尼?!”


“说不定是两情相悦!”


拳哥发现自从上次支招之后的剧情,他好像都忘看了……


-


因为知道了爆炸性的消息,源治已经很多天没有到那个公园了。


其实拳哥已经给他支招了,可是源治还是没有勇气去面对杜立德。但是又因为心中一直想着这件事,所以导致心不在焉,打架的时候没少挂彩。


而杜立德也是很奇怪,自从那天因为有一个紧急的手术不能自己去遛狗,可是又想到那个孩子,觉得如果不去,那只像大型犬一样的孩子一定会非常失落,所以便让明日香去遛狗,虽然没有直接告诉明日香原因,不过那个多话的女人一定会说的。


可是他不知道就是因为明日香的多话导致了泷谷源治的多日不出现,顺便还让大型犬同学挂了不少彩。


杜立德再次见到泷谷源治,是在他的兽医院里。


杜立德在源治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人形犬脸上的伤和他抱着的漆黑大狗,只是大狗侧腹上插着的小刀。


平时为了装成熟而一直板着脸的少年脸上露出完全无法掩饰的慌乱和惊恐,在见到杜立德之后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原本仅剩的一点坚强瞬间崩溃了。源治眼睛里瞬间涌出无措的眼泪,奈何双手抱着受伤的狗无法腾出手擦眼泪,本人也没在意这些,只是深呼吸之后哽咽的说:“带一郎散步的时候敌对的人出现了,一郎跑过去要咬他们,可是却……”


“废话少说,把他抱进手术室!”


杜立德看着一人一狗的伤就估计了个大概,马上推着少年让他把唤作一郎的狗放进手术室,顺便吼了还呆愣在那里的明日香快点准备手术。


“啊!是!”明日香马上跑去准备,只是跑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今天的医生居然没有说钱的事情!


不正常!


啊!难道因为是源治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


“加油。”


 像每一次一样,杜立德对每一个躺在这里的小动物如此说道。


-


手术非常的成功,手术的时候源治一直在旁边看着,心随着杜立德手上的手术刀起落着,在把一郎放进保温箱中后他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颓然的坐在长椅上,路过他身边的明日香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说“医生虽然嘴上很欠,可是技术可是非常了得的。”


源治点点头,似乎还没有完全缓过来。明日香笑笑就走开了,留下源治一个人低头看着地板。


在一郎受伤后,他真的很急很怕,以最快速度解决掉对面的人后就抱起一郎狂奔而来,跑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回荡着一个人的名字。


杜立德!杜立德!杜立德!鸟取健一!


那个人!一定可以救一郎!


-


也救救我吧,脑子完全被你搅乱的我。


意识到自己想到什么,源治捂住自己红透的脸。


-


杜立德安置好所有的事情后,出来就看到坐在长椅上捂着自己脸的源治。


“泷谷?”


“是!”听到自己名字的源治马上站了起来,他现在超级紧张的,莫名其妙的失踪了那么多天,不知道这个人会怎么想。


“因为自己的过失导致自己的宠物受伤,你也不过是这样的人啊。”


听到杜立德的话,源治低着的头更加低了,不仅是因为杜立德的责备,还有因为杜立德没有问他关于没有出现在公园的事,果然自己在对方心中也不是特别重要的吗。


想到这个,源治低落了。蔫蔫地回答:“对不起。”


“还有,”停顿了一下,杜立德才说“突然不来,少了一个免费劳动力,我很困扰。”


源治突然抖了一下,他抬起头,眼睛中不再是低落的,而是闪起了小星星。


源治突然鞠了一个躬,大声地说:“非常抱歉!”


然后抬起头扯出一个杜立德称之为非常傻的闪亮笑容:“我会继续帮杜立德桑的忙的!”


-


“杜立德桑!我喜欢你!”


杜立德牵着甩着小短腿的狗狗,看着源治突然拿着小本子严肃的跟他大声地说出来。脸上表情僵硬,一看就非常的紧张。


杜立德挑了挑眉。


“又是那个拳哥给你出的主意?”


“诶?是的,他说如果喜欢就要告白,首先,”源治低头看了一下本子“选择一个两个人都能感到放松的环境,正经的告白。”


“这是哪个年代的告白,这么僵硬,你是要壮烈赴死吗。”


“啊……”源治看着对方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想着拳哥说,如果对方一直不正面回答估计就没戏了,心情突然有点低落有点烦躁。


“还说……杜立德桑,是喜欢我的。”源治小小声地说着,虽然只是低低的带着鼻音的抱怨,可是靠得很近的杜立德听得一清二楚。


“……你听谁说的?”


“明日香桑说……说你说我像小动物一样可爱,说你说不定喜欢我。”


多岛明日香那个大嘴巴。


虽然猜出源治听到的话估计是经过明日香自行脑补的,可是说不定的确是那样的。


“好吧。”


“我的确喜欢你,行了吧,源治。”


源治突然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杜立德,心里的烦躁突然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想要跳起来大笑的冲动。


这个人!第一次叫他后面的名字!而且他说他也喜欢他!


而阻止源治跳起来这个丢脸动作的是杜立德把他按向自己的动作。


杜立德向前亲上这个可爱小动物的嘴。


源治觉得自己的脑子要炸了。


手环上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的脖子,生硬的回应着。


旁边的大狗小狗们不明情况欢快的绕着两人跑,却无法打扰到他们。


END


夭寿啦,大半篇都是在四月三十就写好的,结果五一出去浪了两天根本没


时间收尾,回来后又被舍友安利名侦探狄仁杰……还好我意志坚定终于在


五四之前赶出来了……


回头看真的好傻白甜……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少女……我也不知道……


好喜欢杜立德!好喜欢源治!杜立德好攻好帅!源治好可爱!


不要理我我去旁边痴汉一会。


各种求投喂!



评论(20)
热度(64)

© 蔚小司Tsuk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