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司Tsukasa

虽有王命不能留其行

【18H喻王】妃子笑

短小……


混在一堆大神里发这个我好虚啊……害怕(瑟瑟发抖


不介意的走



王杰希跟在喻文州后面,在漆黑的水泥路上往前走着,时不时会有一个黄色的路灯无病呻吟般地照在路面,然而也仅仅照亮了路灯下半径三米的地方,更不用说上面还有大雨过后出现的水蚁围绕着它飞,撞击着路灯,密密麻麻的一群遮挡了不少本就不明亮的灯光。


可是王杰希心里一点都不虚,因为喻文州走在他前面,替他破开黑暗。他的手被牵在他的手里,为他引领前路。


喻文州带着王杰希走到了一个被竹栅栏围着的果园处,果园里种着不高的果树,王杰希不知道那是什么树,附近又没有路灯,离他们上一个路灯和下一个路灯都还有一定距离,黑暗似乎是想要给他留下些神秘的遐想。


喻文州打开了手里上的手电筒,拉了拉王杰希的手示意他他们要去的地方正是栅栏后面的果园,王杰希不解的看着他,栅栏虽然不高可是也跨不过去,喻文州拿电筒照了照栅栏的一处,王杰希看出到了那里有个锁,往下一拉就开了,原来只是个骗外来人的锁。


所以喻文州你为什么不放开手自己去开。王杰希心里吐槽。


他们进了果园,地上都是树叶,盖在泥土上,踩着嘎吱嘎吱的响。喻文州的手电一直照在前面一点的路上,所以王杰希总能躲开前面可能出现的某块突出的石头或者竖起来的小灌木。


他们东绕绕西绕绕喻文州终于停了下来,他们停在一棵王杰希不觉得和周围的树有什么不同的树旁边。喻文州把电筒往树上照了照,王杰希也跟着灯往上看,看到似乎是一串红红的果子,不过还是没有看清楚是什么。


喻文州装神秘的没告诉他,只是放开了王杰希的手,把手机给了王杰希示意他帮他照着,王杰希就举高了电筒给喻文州照亮,喻文州伸长手想折枝,可是因为果子太高,只摘到了两颗下来。


王杰希看着,也伸手去摘,成功的把上面两颗摘了下来。


不就比我高三厘米吗,手长了不起哦???喻文州心里吐槽。


“这是……荔枝?”


王杰希打量着手机的红果子,有点尖尖的外表皮,圆滚滚的外形,还是非常好辨认的。


而那边的喻文州已经把一颗荔枝剥了开来,鲜红的外壳里是晶莹剔透的果肉,饱满而多汁,可是却不会流到手上弄脏手,隔着一小段距离王杰希却也已经闻到属于荔枝的特殊香味。


喻文州把荔枝递到王杰希面前,王杰希张开口接过那颗荔枝,清甜的味道在舌尖炸开,再一咬,汁液也绽了出来,王杰希赶紧把整颗都含进口里以免汁液流下来。


喻文州看着开心,凑过去舔了舔王杰希的嘴唇,果不其然尝到了甜甜的荔枝甜味,想要再凑上去深入的时候被王杰希拿手机抵住脸颊推开,王杰希转过头把嘴里的核吐到地上,才自己凑上去吻上了喻文州。


荔枝的甜味在两个人的唇舌之间传递着,清甜而不腻,刺激着感官,温润着气氛。


吻完之后,喻文州还在王杰希唇上又亲了两下,才用他苏到不行的声音低低地说:


“杰希,生日快乐。”


回去的路上王杰希问为什么大晚上的带他来偷摘荔枝,喻文州笑笑,说:“还不是因为杰希你太负责了,今天下午才到,我就只能晚上带你去摘了啊。”


“那为什么是荔枝呢?”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我想让我的妃子也笑一笑啊 ^_^ ”


“……喻文州,我要打你了。”


End


后续小剧场:


“杰希啊,这个荔枝品种叫挂绿。均价13万哦。”


“???一斤13万?”


“不,是一颗 ^_^ ”


“……”


王杰希突然觉得手里的两颗荔枝沉重无比。


真·End


其实喻队是驴大眼儿的,只有挂绿广场的那棵结的才这么贵,是因为慈善事业拍卖所以才炒上来的。


不过挂绿本来就是荔枝中的珍惜品种,最好的你配最好的不是正好吗?


评论(4)
热度(70)
  1. 2017喻文州生日喻王24H企划蔚小司Tsukasa 转载了此文字
    18H!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好棒!以及最后喻总又心脏了23333感谢太太!

© 蔚小司Tsuk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