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司Tsukasa

虽有王命不能留其行

【第四十七天/韩王】谁说算命的不能毁姻缘

里面的算命什么的都是瞎逼逼


顺便还个点文 @槐锦 


如果有设定有老九门既视感,纯属故意hhh(budui)


其实没有,只是民国时期军长x算子的设定


ok?



今天王杰希给韩文清算了一卦,算到韩军长今天命犯桃花,王神算一挑眉,决定今天去军区门口转悠,反正韩军长也不会赶他走。


等走到分军区门口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一辆非常扎眼的洋车开进了军区。他老神在在地踱步到军区守卫身边跟人打招呼,守卫一看是王神算来了,马上尊敬地给人打了个招呼。


要说怎么这里的军人会这么尊敬王杰希,那就不得不说当时韩文清刚上任时正好在街道上遇见此王神算,王神算眼都没抬就问:“这位军官,近来军区里是否不太平?”


韩文清本是不信算命这种事情的,可是此人的确没有说错,最近军区的确不太平,自他上任以来军区里的士兵中突然传出值夜班时撞鬼了,而且还不止一个人遇到过,几乎每天晚上的士兵遇到了。


韩文清不信神鬼这一套,自己去值了一晚夜班,什么都没遇到。但是军队里都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士兵,是不会撒谎的,所以他在将信将疑之间止步不前。


“让我来算算你遇到了什么。”算命的感受到韩文清停了下来,终于抬起头看向他。韩文清看到这算命的是个大小眼,心想着这莫不是传说中的阴阳眼?


“有鬼怪从至阴之地破出……妄图伤害至阳之男子。”算命的垂下眼眸,弯曲自己的指节,拇指点向别的手指,嘴里念念有词。念了一会后,他重新抬头看向韩文清,大小眼里是让韩文清不懂从何而来的自信。“你们那里最近死了只猫吧。”


韩文清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依然冷漠的看着这个大小眼算命的。


“把这张符放在那只猫死的地方烧了,烧完再浇上雄黄酒。”算命的从他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符纸,夹在修长的两指之间递给韩文清“看你好像不信的样子,这次就不收你钱了,事成之后你觉得可以就再来我府上给我钱吧。”


韩文清其实真的不信,回去就把符纸丢到一边去了,他的副官问他怎么这么晚回来,他就随便的说遇到个算命的神棍。


结果军队里的流言越来越严重,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那天早上两个守夜的士兵被发现晕倒在哨岗上。军队里的士兵多厉害,再怎样也不会因为守个夜晕倒,等叫醒两人后,两个人像失了魂一样的嘀咕着“怪物啊——”。


这时候韩文清才是真的信了军区里可能真的有些违背科学的东西,可是他回去他房间怎么也找不到之前算命的给他的符纸,就在他表面冷静实则心里着急得想罚全军区的人跑步十圈时,张新杰进来和他说外面有一个算命的说要找他。


张新杰联系军队里发生的事情和韩文清前段时间说遇到一个算命的,就知道这个算命的一定是来解决这件事的主,也不管自己其实也不信这些东西,马上跑来找韩文清了。


总之最后,凡是见过厨房后面冒出来如同怪物般的黑气,和用符纸化作火烧光黑气的王神算英姿的士兵们,都非常的尊敬这个江湖神算,没见过的也被前辈们添油加醋的夸赞这一段传奇。


而韩文清,他还是不信什么算命的,但是他信王杰希。


“诶王神算,来找军长吗?我现在进去通报?”


“不,不用了。”王杰希看了一眼洋车,“你们军长好像有客人,我今天就不去叨扰了,你也不用说我来过,我先回了。”


说完王杰希拱了拱手,转身离开了。



守卫当然不会真的不说王杰希来过,在韩文清带着从北平来的柳小姐准备出去吃饭时,守卫就对着摇落的车窗说起这事。


韩文清听了后想了想,对司机说我们先去王府,接上王神算一起去吃饭吧。


反正他一个人总是不好好吃饭。


柳小姐纳闷了,这王神算是谁,吃个饭还得叫上一起?


她问了韩文清,但是韩文清似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的副官张新杰更是不会回答她。看着两个上司都不说话,司机更不可能插嘴,最后这个话题就这样尴尬的结束了。


到了王家大宅,韩文清亲自下车去敲了敲门。说是大宅,但是王府的门却是在巷里的,并不开在主干道,其中似乎有学问,王杰希和他说过,可是韩文清并不懂他们这一套。


“进来吧。”


韩文清听到回答声,推开门走了进去。刚下过雨的青石板路有些打滑,可是韩文清却依然能平稳地走在上面。


王杰希在院子里逗他那只叫少天的八哥,叽叽喳喳永远如此热闹,韩文清就不懂了,喜欢安静的王杰希怎么会容忍得了这只八哥。


“哟,韩军长光临寒舍,有失远迎。”似乎刚看到来人,王杰希收起手中的小竹棍,向韩文清拱了拱手。


韩文清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刚刚不是你先去我们军区的吗,来了又不找人,现在我来找你你反倒横了。不过这些话韩文清当然不会说,他只是依然摆着那副严肃的表情,像下命令一样对王杰希说,“走,一起去吃饭。”


王杰希听到后有模有样的右手掐指,之后表情正经的说:“韩军长今天红鸾星动啊,王某人就不去打扰您的姻缘了罢。”


“什么……”韩文清扶额,想着王杰希估计今早见到那个柳小姐,现在就来调笑自己了,倒是没深想王杰希怎么要给自己算命这件事。


“我不信这些。”韩文清走上前拿走王杰希手中的小竹棍,戳到鸟笼里。少天被他惊得跳上了另一个杆子上,对着他尖叫“钱包脸!钱包脸!”。


“走吧,不然等一下就是新杰进来催吃饭,他最喜欢那家的蟹了,去晚估计他下次就要来吵你了。”韩文清说“还有你喜欢的蒜香骨。”



最后王杰希还是跟他们一起去了,韩文清给两人互相介绍后,他们便坐下一起吃饭了。


“听闻王神算非常厉害,可是个半仙呢,能否为小女子算一卦呢?”


饭桌上几人吃了一会,在干杯喝下两杯酒后,柳小姐露出大家闺秀优雅的微笑,和王杰希搭话。


“当然,为这般美丽的小姐效劳,是王某的荣幸。”


王杰希也回以微笑,托住柳小姐伸过来的手,低头垂目细细观察她的手纹,片刻后对着柳小姐说:“柳小姐,你随意在这里夹一个菜吧。”


韩文清放下筷子,在一旁看着柳小姐夹起她自己面前的那盘蟹中的一块。


其实韩文清是不怎么信命的,可是他喜欢看王杰希给人算命是低垂的眉目,思考的表情吗,所以也总是会饶有兴趣的看王杰希为人看相。


“嗯……”王杰希看着柳小姐夹起的蟹钳,又对她说“请柳小姐再夹一样菜吧。”


柳小姐心中不明,可是也依言又夹了一个菜,这次她夹的是蟹旁边的那一盘饺子。


“柳小姐是北平人吗?”王杰希问。


“呃……嗯,是的。”柳小姐回答。


“这次来此为何事?”


“探访亲戚。”


柳小姐转头望了韩文清一眼,韩文清有点迷茫,柳小姐又马上转过头回去,但是却红了脸颊。


“舅舅说军区韩军长多有帮衬,就托我拜访拜访韩军长。”


呵呵,这明显是叫这个大小姐来相亲嘛。王杰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原来只是来探亲,那就比较好办了。”


柳小姐愣了一下,不知道王杰希话中的意思:“小女子愚钝,还请王神算言明。”


“柳小姐是少有的命中属火的女子,姓柳,又在你家乡那多土之地,养木又抑火,命中趋向平和但又有上升之势,美哉美哉。可是在这南方多水之地,虽滋木,却大大削弱了命中火势,不利于发展,更甚者会影响到身体。”


王杰希一本正经的说着,看着柳小姐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于是继续说:“再看这蟹钳,横行霸道,凶险有加,为凶相,怕是会有横祸啊。”


柳小姐脸色一变,紧张的问到:“那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自然是有。”王杰希脸色不变,韩文清看着他那表情,心中有些想笑,每次这个人摆出这副表情的时候就是在坑人,他真正算命时可不是这样的。


“你这夹的饺子,正是破解之法。”王杰希拿起公筷子,把饺子拦腰夹断,露出里面的馅,青翠的野菜和鲜嫩多汁的猪肉引得人食指大动。


“这茴香猪肉饺子,怕是韩军长怕小姐您吃不惯这南方菜肴,专门给您准备的北方特色菜。这茴香,正是回乡,这解决方法自然就是您回乡便可,而饺子又音似交子,不仅可以继续大富大贵,还会惠及家族。”


“这样啊,多谢王神算指教了。”


柳小姐拿起手中的红酒杯,给王杰希敬酒。王杰希也不推脱,笑了笑也举起了自己的酒杯。



哦,你问最后那柳小姐怎样了吗?


说到这柳小姐啊,也不是一开始便相信算命这套玄乎其悬的东西的,可是在韩文清送她回到她舅舅家后,她先是失足掉入池塘,再是洗澡浴缸破裂水漫卧室,最后好不容易坐下了,却又被佣人不小心用茶水烫到,种种迹象让她感觉她与这南方的水确有不和,第二天便与她舅舅告辞回了北平老家。



哎呀呀,居然把韩军长的桃花给吓走了,罪过罪过。


王杰希坐在韩军长的府邸里,剥着手里新摘的桔子,其实一点愧疚心也没有。


“你瞎编的功力真是一点都不容小觑啊。”


张新杰跟随着韩文清回来后,就看到坐在沙发上剥桔子的王杰希。那算命的十指修长,骨节分明,平时掐指算命时看得让人赏心悦目,现在剥起桔子来也是引得人心头微颤。


“那怎么叫瞎编,那叫巧舌如簧。”


韩文清在他旁边坐了下来,王杰希便把桔子分了半,把其中一半递给韩文清,韩文清用佣人给的热毛巾擦干净了手,便接下了那半桔子,吃下口是清清爽爽的甜味。


“就算是别的什么菜,我也可以让那小姐乖乖回乡。”


王杰希把剩下的一半递给张新杰,张新杰摇了摇头,他也不强求,自己吃下那半桔子。


“不过她命里不适合这倒也不假,我只是更夸大一点说了而已。”


“为什么要这样。”


韩文清看着王杰希,这人依然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让人总有种被看透的感觉。


王杰希看着韩文清,韩文清也正经的回视他,王杰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肩头微颤。


“你猜啊。”


end


评论(8)
热度(114)

© 蔚小司Tsuk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