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司Tsukasa

虽有王命不能留其行

【爵世无双】只有花知晓

为什么

 

为什么是自己的身体,却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

 

如果我是女孩,是不是就可以更理所当然的站在他旁边。

 

 

手中掐着婴儿纤细的脖子,那个婴儿不但不怕,依旧咯咯的对着他笑。

 

这个孩子很喜欢自己,他知道。

 

可是不代表自己也那么喜欢他。

 

啊,他是白烨的孩子啊,自己怎么可以不喜欢他呢。

 

这个孩子明明这么喜欢自己,只要他抱起他,一直在哭的婴儿就会马上停下来。

 

就好像,他才是他的母亲一样。

 

呵。

 

开什么玩笑。

 

松开轻掐婴儿脖子的手,慢慢站起身子。

 

婴儿像是感受到他要离开一样,嘴巴一扁似乎要哭出来一样。

 

他弯下腰亲吻着婴儿的额头,轻轻地说“快长大吧,锦堂。”

 

 

 

坐在沙发上,赵爵盯着白锦堂看了半个小时了,就算是淡定如白锦堂也被盯得发毛了,他回过头看着坐在沙发上撑着下巴看着自己的赵爵,皱皱眉头说:“干嘛。”

 

赵爵微微一笑说:“啧,明明小的时候那么喜欢我,怎么长大之后这么冷淡啊,好伤人。”说完还要扁扁嘴做出一脸委屈样。

 

“是吗,小时候的事我都不记得了。”白锦堂不理他,目光重新投回自己的金融报纸上。

 

他只记得有个傻瓜会抱着他坐在高高的树上,嘴里唱着跑掉的歌,等着那个叫白烨的男人找到他们。然后他会抱着他,在白允文和展启天的惊呼下纵身跳下树,被白烨稳当的接住。

 

被解开的记忆里没有名为母亲的人,倒是有着一个一天到晚都在笑的人。

 

 

嘛,就算不是女孩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最后跟白烨在一起的,还是他不是吗?赵爵闷闷的笑了一声,引得白锦堂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后记:这么少女的爵爷真的大丈夫?!我对不起你们啊!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了《只有花知晓》,想到明明爵爷跟(当年的)白烨应该互相喜欢的,为什么会有白锦堂呢,大白的妈妈又是谁呢?抱着这些疑问写了有点莫名其妙的这篇,坐等被原作打脸(。)

为什么是自己的身体,却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  ←没有重看原作凭记忆打出来的,是《只有花知晓》里男主说过的话,原因是看到自己喜欢的人有女朋友了,突然埋怨自己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身边。私自设定当年爵爷会有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在意,当然最后性别什么的我们伟大的爵爷当然是不会在意的了!

 


评论(6)
热度(65)

© 蔚小司Tsukasa / Powered by LOFTER